💙 你是DApp吗?我们正在用推广方式帮助DApp吸引更多用户 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2022-02-18


一个全球社区、一个基金会和一个机构:EOS网络基金会是否会将Block.one告上法庭?

enf-blockone-voice-falv-jijinhui-bullish

一个正在展开的传奇故事

正在关注EOS社区的各位,恐怕没有人不知道EOS网络基金会(ENF)计划将Block.one告上法庭吧?众所周知,EOS正处于重构这一关键节点,在ENF这一举动被报道后,我们也听到了一些质疑的声音。但是,有没有可能,“重构阶段”恰恰是这样做的最佳时机?

2021年8月6日,在EOSIO创始人Daniel Larimer的支持和建议下,EOS Nation前CEO Yves La Rose正式提出筹建一个全新的基金会,以促进EOS生态的繁荣发展。为资助EOS基金会的发展,Yves提议将EOS网络的通胀和之前遗留的网络费用用于基金会的初步启动。

EOS常被竞争对手贴上了中心化的标签,然而关键问题不是去中心化,而是缺乏有力的声音来支撑EOS生态可持续发展。所以,EOS网络基金会的成立直接弥补了过去三年中的漏洞和差距,从这个角度讲,它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此时创建的EOS网络基金会蕴含着无穷的生命力,使得EOS在其资金部署和愿景构建的行动上都能够高效、专注和果决。

也许,现在说“Block.one时代的EOS”为时尚早,但变革正在发生。在EOS的ICO初期,仅仅一年就筹集了破记录的41亿美元,Block.one也曾信誓旦旦将EOS推上区块链领域全球领导者的位置。曾有专家表示,对该公司首席执行官Brendan Blumer及其首席技术官Dan Larimer的信心是投资者相信这家初创公司能够兑现承诺的原因,当时Larimer创立了两家备受瞩目的加密公司Bitshares和Steemit。

但不久之后,EOS的营销和推广开始减少,新的重点很快变成了建立他们的私人公司——Block.one,在不同的国家设立办事处,从世界各地招聘顶级人才,可其中许多人对区块链几乎一无所知,也不会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同时,他们向承诺一切会符合社区的最佳利益,理由是一个更强大的Block.one意味着他们将更有效地通过各种倡议和产品来推动EOS网络的发展,而这,明显违背了区块链的初衷。

关于Block.one是如何一步步失去人心的我们也已经讨论过,以声称建立在EOS上的Voice为例,如今已从其最初的社交网站转向成为一个NFT平台,甚至都不提及利用EOS区块链的计划了。为EOS生态和社区发展而筹得的资金在Block.one手里流向了别处,而不是EOS社区。如此这般行为,毁誉殆尽。

某些经济上相对富裕的投机分子,他们并不在乎EOS是否能成功,只在乎自己能不能赚到钱,声称自己是这一切的最大受害者。而实际上,有更多的人将自己的毕生积蓄都倾注在EOS上,不少人是放弃了其他机会而从事的EOS项目,令他们没想到的是,Block.one领导EOS下的这四年,他们会如此迷茫。终于,群龙无首的EOS社区在EOS基金会的团结下,向Block.one发出了正当的诉求:归还属于EOS的41亿美元以发展生态。

讽刺的是,当Block.one的CEO在提到像Facebook和Uber这样的中心化科技巨头时,做出这样的表态:

"我坚信,区块链正在赋予社区以颠覆传统公司的能力,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将看到社区将会颠覆这些世界级的科技公司。"—— Brendan Blumer(Block.one首席执行官)

多年来,EOS社区第一次真正开始感到有能力将事情掌握在自己手中,掌握自己的命运。无论Block.one的态度如何,它都要对其过去的行为和对EOS的失信行为负责。

ENF成立7个月来,做了许多建设性的工作,对EOS网络的预期增长和生态恢复发挥了积极作用,社区和开发者们也逐渐找到了方向,迎来了上升的势头。

难道此时不正是对簿公堂,维护社区正当权益的好时机吗?

EOS能否在与一家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的法律斗争中生存下来?

众所周知,Block.one拥有业内最强大的法律团队之一。这个团队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谈判结果比他们为一个域名支付的费用要低。Block.one的每一步都在这个法律团队的指导下进行,以确保他们避免受到任何法律上的指控。

因此,Block.one所做的每一步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你可以观察到,他们发表参与EOS的声明中,在许多情况下都不得不以某种方式措辞来“遵守法规”,以避免EOS被贴上中心化实体的标签。而现在,这些声明似乎成为了他们推诿的合理借口。例如,他们对EOS社区所承诺的这句话,并没有真正说明筹集的这40多亿美元将用于EOS项目:

"我们的代币销售背后的理论是把那些通常用于创造代币的资本,把它转回给那些催生下一代创新的开发者。"——Brendan Blumer

我们分析一下:这句话说的是,他们从出售EOS代币中获得的资金是对他们创造的代币/软件的补偿,但他们决定(因为他们筹集了太多的钱?)将这些资金转回下一代的创新,即EOS风险投资基金或他们最新的数十亿美元的风险投资Bullish。EOS社区几乎没有收到这些资金,这公平吗?不。但这是非法的吗?这就是争论的焦点,不是吗?但是,如果他们从未作出任何直接投资于EOS的承诺,那么要说服法官相信Block.one基于他们作出的承诺而有罪就变得很困难了。

反观,既然EOS网络基金会已经指定了一家律师事务所,试图对Block.one采取法律行动,这可能意味着基金会已经掌握足够有利的证据来申请立案了。在Block.one所说和所做的一切之后,他们很可能已经说过或做过一些事情,清楚地表明他们打算投资EOS生态系统的意图。如果有任何实体拥有关于Block.one的大量信息,那么它就是ENF,因为其成员是EOS生态系统的长期利益相关者,甚至在其推出之前就已经是了。ENF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也是一个顶级EOS区块生产者的前首席执行官,在那里他将获得许多一般EOS社区成员所不知道的内部信息,特别是考虑到EOS区块生产者和Block.one曾多次开会讨论EOS网络的运作。

一个例子是当EOS Nation(区块生产者)提出了一个工人提案系统,这是社区大多数人支持的,这将有助于EOS生态系统的资金和推广,但Brendan Blumer站出来反对,并以某种方式说服区块生产者不要实施它。一个月后,他在推特上称:

"未来24个月的营销花费将远比过去24个月的营销更有效。没有区块链准备好应对EOSIO正在准备的事情。"——Brendan’s Twitter 2020

简单来说就是,EOSIO真正准备的工作将使得未来两年的营销相比过去两年成效显著。可事实是,24个月后社区什么营销推广也没等到。Block.one所做的唯一有效的营销是对他们自身有利的事:首先是40亿美元的ICO,然后是Bullish。当我们回顾过去,似乎Block.one自推出以来为EOS社区所做的唯一事情就是提供无休止的挫折和情绪压力,甚至是法律行动。

那么,考虑到Block.one的行为和承诺,EOS能否在与一家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的法律战中幸存下来?在这一点上,也许是一个谁的损失更大的问题:对于EOS的利益相关者来说,他们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失去的了,因为他们面对EOS的价值缩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同行业的其他领域屡创历史新高。与此同时,Block.one一直在不断发展壮大,坐拥10亿美元的基金、10亿美元的兼并、数百万美元的项目、强大的全球员工队伍等等。

也许,那么真正的问题应该是......

Block.one能在与一个全球分布的社区的实体法律斗争中生存下来吗?

EOS网络基金会的目的是实现EOS社区的愿望,他们包括所有开发商、投资者、区块链生产者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在内,所有这些人都可能是EOS代币的持有者。由这些人组成的社区多年来一直敦促Block.one履行其承诺,做对社区有利的事,但却一次次被虚伪的承诺敷衍过去。讽刺的是,Block.one在行动上却走上了完全相反的方向。

就像坏消息对EOS及其代币价格不利一样。对Block.one来说,情况会更糟:因为该公司有股东,我想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不愿意,与一个被指控从世界公民那里诈骗了数十亿美元的实体有联系。这也将使许多其他潜在的投资者、消费者、企业或合作伙伴在未来不与他们打交道。更不用说整个区块链领域对Block.one显而易见的蔑视了,这种蔑视在过去四年里深刻影响着EOS。

"EOS不过是一场比特币抢劫案。"——Peter McCormack

Peter McCormack是比特币最大的支持者之一,也是加密货币领域比较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他在推特上发表上述声明是为了回应Block.one首席执行官Brendan Blumer之前的一条推文(https://twitter.com/BrendanBlumer/status/1339484652348657665),Brendan在推特上宣布他的公司现在控制了所有流通的比特币的近1%,这比将比特币作为官方货币的萨尔瓦多拥有的比特币还要多。这1%的比特币价值至少60亿美元,可两年后的今天,没有一个EOS区块利益相关者能从这60亿美元上看到任何希望。

最近,随着EOS社区开始出现摆脱Block.one的迹象,其他区块链社区现在也开始对EOS表示支持。对于一家以建立企业区块链解决方案为业务的公司来说,这对Block.one在这个行业的未来不是一个好兆头。如果ENF将Block.one告上法庭,而EOS代币价格反而往上走,市场也有可能将其视为一个看涨的信号。对于行业内的大多数人来说,这将是一个大卫与歌利亚的故事(《圣经》撒母耳记上第17章:歌利亚是敌军战士。他非常凶猛,比其他任何人都巨大。大卫是个年轻的牧童。他信赖主会保护他。主帮助大卫不用任何刀剑或盔甲就打败歌利亚。):一个去中心化社区拿起武器对抗实体机构捍卫权利的故事,这是一个时代的标志。

对Block.one的诉讼也可能意味着,他们必须在法庭上公布他们的商业交易记录,极有可能暴露出违法行为。业界持有最大的质疑就是Block.one在EOS ICO期间是否参与了洗黑钱或其他形式的洗钱活动。这也可能意味着许多个人可能被传唤作为证人作证,特别是像Daniel Larimer、Brock Pierce和Brendan Blumer这样的人,因为他们曾在过去参与Block.one的项目,但也与EOS网络有密切的关系。

总结

在过去的四年里,EOS社区和Block.one之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双方的领导人都进行了许多直接谈话。我们看到的也许只是冰山一角,对于EOS社区来说,法庭的介入或揭露出更多不为人知的信息。

在过去的四年里,EOS社区经历最多的恐怕就是“明升暗降”,表面的积极信号最后都化成了实实在在的伤害。对Block.one的法律行动,可能只是一个章节的结束和新篇章的开始。无论这个新篇章是否由Block.one书写,新篇章的主题一定是EOS社区通过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而写就的故事。

无论ENF在对Block.one的诉讼中是否成功,至少从现在开始,EOS网络在向前发展。除了我们自己,不再对其他人有任何期望。今年是EOS这个婴儿从襁褓中成长起来,蹒跚学步,独自探索新世界的一年。

愿EOS未来越来越好。

精品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