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DApp吗?我们正在用推广方式帮助DApp吸引更多用户 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2020-02-13

Voice:社区狂欢之外的声音

voice-beyond-the-hype-big


随着 Voice 的测试版发布时间越来近,社区对此陷入越来越振奋的状态。特别是当你觉得自己生活在正确的时间和正确的地点时,可能对这种心情有放大的作用。不幸的是,对我们许多人来说,我们并不在这个范围中。这并不是说我或社区在 Voice 方面有什么严重的问题,比如它的目标是什么,以及它最终有可能实现什么。实际上恰恰相反。随着它最近在 EOSIO 的世界中如此盛行,我们认为现在是时候分享一些想法的时候了。

你可能错过了 Voice 几天前发布的博客内容,在其中提到 Voice 的测试版将在美国开始推行,然后慢慢推行到英语地区,最后是全球。坦率来说,虽然可以理解这个推行路线图,但难免让人感到沮丧。由于这一声明,我们目前所能期待的是下一个公告,或者是第三个公告,而且谁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公告才能排到非英语国家的出现。换句话说,至少在目前,我们无法在 Voice 上发表内容,但这是很多人已经期待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事情。好消息是,这个公告提前几天就发布了,我们已经做好了失望的准备,而美国籍的 EOSIO 社区成员将在 2020 年的情人节欣喜若狂。我们必须充分利用这一点,通过他人的声音来间接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并开始吸引更多的粉丝。

尽管如此,在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抱有很多期待的情况下,我开始回过头来思考这对加密领域和真实世界更广泛的影响。

最近经常让我想起 B1 最初发布的一周年公告。我们许多人花了太多时间在传统的社交媒体平台上,以至于开始为充斥着为用户浏览筛选出来的无穷无尽的垃圾邮件和毫无意义的信息流感到愤怒,这些信息渗透着大量操纵感,让受众逐渐失去独立思考和批判思考的能力。简而言之,读完这篇文章,我关掉了所有浏览的网站,其他读者也应该做了类似的事情。

大约在同一时间,我第一次跌跌撞撞地进入了加密货币领域,并及时地进入到了加密社交和网络,推广这个我们都熟悉和喜爱的领域。但当涉及到社交媒体平台时,加密空间与现实世界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从这个角度来看,这应该是可以理解,为什么社区完全着迷于 BM 和 BB 所说的打造的这种新社交体验。他们提到的很多关于传统社交平台中我有一个问题,但当时并没有一个真正的解决方案。KYC 的想法是为了缓解算法机器人填充所有他们想让我们看到的编程问题,认为所有用户都应该和一个真实的人绑定在一起,在发布任何信息之前都应该深思熟路。然而有些人认为这个代币除了平台之外没有任何价值的说法让我着迷。尽管它还带着其他我们 EOS Go 感兴趣的功能,我们想看看它们是如何在测试版和以后的测试中运行的。

说到 KYC,加密行业的人们对它并不宽容。事实上,许多行业资深人员似乎在这个领域的概念是,任何询问你个人信息的平台都应该被直接打入地狱。虽然我们可以看到它们为什么存在,但我们相信,至少就目前而言,没有必要在这个方向走得更远。回顾过去几年,想想在用户必须使用 KYC 的情况下,像 Worbli 这样的项目有多少。不管你相信与否,任何帝国的统治权都不会毫无顾忌地交给那些想要打倒他们的人。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 Worbli 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正确的,因为他们希望从内部与遗留系统竞争,在某些方面确实做得更好。这并不是说每个人都想成为遗留系统的一部分,但从财务可持续性的角度来看,这是更好的选择。即使是 B1 也受到了攻击,不得不在某种程度上屈从于保证未来的力量,尽管不能保证一帆风顺。

此外,在加密领域还有许多愤世嫉俗的人——他们拒绝看任何其他的项目,只关注自己的,并不断抨击其他项目的缺点。BTC 的极大化主义者憎恨比特币之后出现的一切,ETH 的老成员拒绝承认一些新出现的协议的价值——他们对 Voice 的接受程度是怎样的?那些因为必须为 EOS 账户付费而讨厌 EOS 的人会放弃所有偏见,重新加入 EOS 吗?一旦他们这么做了,他们会因为终于可以免费获得一个 EOS 账号而表达他们的肯定和赞扬吗?让我们面对现实吧,在 EOSIO 最坚定批评者的敌意面前,如果没有先拿下世界范围市场的成就, B1 或 Voice 需要完成的事情还有很多……

那么那些对区块链一无所知的传统人士呢?他们会是第一批离开 Facebook 并继续前进的人吗?正如世界上大多数人完全无视现代金融体系的弊端一样,因为他们没有兴趣去关心自己内心世界以外的事情,我猜想大多数利用传统社交媒体的人也是如此。如果他们不关心这些公司污染他们的信息来源和窃取他们的数据,这很可能会让事情加速变化得非常快。然后最终,Voice 可能会赢得很多人的支持,但是在这之前,需要一些他们所崇拜的人通过认真地宣传说服才能让这票粉丝们跟上,而那也只是他们当中的年轻人和跟紧潮流的人。不要催眠自己了,没有他们的同意,奶奶级别的类型是永远不会加入的——除了她们孙辈的照片,难道她们还关心现代世界走到哪一步了吗?反正奶奶辈也很少能看到孙辈,因为年轻人总是沉迷于网络游戏和他们称之为“社交媒体”的东西上。

加密行业的人就是加密行业的人,然后剩下的那部分是世界上的其他人。运行一些奇特的算法,并将其应用到我们的 EOS 领域中。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期待着 Voice 的降临,然后拯救我们所有人的想法,并没有我们感觉到的那么多人。

尽管上述内容不能否认 Voice 还是有很多值得期待和肯定的东西:缺乏投机代币的潜力,可能会导致许多其他社交平台的 ICO 和代币在当天的销售情况也不太好,这让那些沦为炒作牺牲品的人吃了苦头;给用户体验的机会,他们的资金已抵押了大量的 CPU 和 RAM 资源;所有注册的人都有可能获得免费的 EOS 账户,而未来的用户要是不去摸索甚至不知道他们正在链上使用区块链技术。

接下来要看的很简单:Voice 直到现在能完成什么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呢?他们能使应用程序注册与 KYC 嵌入诸如竞争对手 LynxChain 刚完成的那样吗——很难否认,迄今为止,LynxChain 的注册过程是 EOS 领域内外最简单、最省时的注册过程之一。此外,Voice 能赢得超越 EOSIO 布道者和大部分加密认识的心和思想吗?他们是否能够及时地将测试版从英语地区推行到到全球用户群中,而不让太多人一直只能做旁观者?他们能继续保持在创新的前沿,让大量对区块链和加密知识不了解的群众有着在区块链应用注册的能力,逐渐引导到专业的加密行业上,并成为一种风向标情绪,以及可以从传统的社交平台中收回它从大众身上通过贩卖注意力和数据获取巨额利润的权利吗?

至于这一切将如何实现,每个人应该都和我猜测得一样美好。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从这些信息中抽身而出,直到那一刻来临,就可以看到这一切将会如何发生。说实话,我对 Voice 在很多方面都抱着很乐观的态度,但我们可以看到,尽管这个平台带着多少承诺以及这个概念背后有多少,这不会是一次迅速的转变,既不会在第一时间让世界为之震惊,也不会这个小镇范围进入疯狂西部的新黄金时代。你需要接受一个事实:这需要一些时间才能看到真正的进步——那么我想最后你会很高兴你能在所有的集会呼喊声和疑惑中坚持下来。我们希望那些持这种观点的人记住,在很小的程度上,Voice 的成功就是我们所有人的成功——因为要让你的 Voice 有价值,我们需要吸引听众。不要忘记,Voice 将有大量的后续测试,大量的信息共享,和许多 EOS 领域之外的探索。


请注意:为了获得 Voice 代币,您必须完成 KYC。就像所有的加密行业中的项目一样,总有一些人试图通过诈骗来获取财富。请不要回复任何电子邮件,或与官方网站(voice.com)之外的任何人进行沟通,黑客可能会跟踪免费 Voice 代币来诈骗 Voice 网站,从而窃取您的资金。Voice 的官方网站也是一个可以学习 Voice 平台复杂之处的选择,其中涵盖了他们正在努力实现的目标是什么,为什么以及如何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