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DApp吗?我们正在用推广方式帮助DApp吸引更多用户 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2023-01-06

图穷匕见:Block.One妄想重掌EOS?

is-b1-taking-over-eos (1)

文章来源:WhiteKnight

Block.one(B1)采用开源技术创建了最初的EOS,并且在ICO中筹集了超过40亿美元的资金。但在2018年6月之后的四年中,由于B1的言而无信,EOS发展急转直下:用户群萎缩,应用程序减少,主要开发人员的离开,代币价格也从2018年6月的10美元暴跌至2022年末的1美元。

近期,这个被社区踢出EOS网络的私营企业提出了一个计划,以重新获得对EOS网络管理的影响力。然而,他们面前有了一个强劲的对手即——在EOS网络基金会(ENF)的提议下成立的EOS网络风险投资基金(ENV)。

图穷匕见

一年前,B1宣布将价值2.5亿美元的6700万个属于网络的EOS代币出售并转让给另一个实体后,EOS社区团结起来将B1从网络中移除https://www.bitcoininsider.org/article/138859/eos-community-revolts-against-brock-pierces-blockone-wont-pay-67m-eos)。而后B1将这些代币卖给了B1的联合创始人之一Brock Pierce,并且转移到了Brock的风险投资企业Helios。

2022年,Helios这个两人组织已经向B1联合创始人Daniel Larimer创立的组织Eden投资50万个EOS。这些暗度陈仓的操作,都是在去中心化的幌子下,将B1、Helios和Eden联合在一起,以获得对EOS的控制权,来决定哪些区块链生产者可以进入前21名排名。

EOS代理战争的开始

不出所料,在收到50万EOS捐款后仅两周,Eden宣布推出Eden Smart Proxy(ESpx)。ESpx是一个代理,旨在将投票权分配给具有与自己的愿景或意识形态相一致的多个区块生产者,并代表向其贡献或抵押代币的EOS代币持有人这样做。

该代理被描述为“EOS的双赢”,并通过赌注奖励激励EOS代币持有人(早期赌注者的年利率更高)。他们承诺,参与该代理的区块链生产者增加三到五倍的现金流。ESpx声称这将鼓励区块生产者的透明度、问责制和提高运营标准。然而,这看起来很明显是一个博取同情的骗人伎俩,目的是撤销B1已被冻的6700万EOS。

这6700万EOS被冻结是EOS社区成员的共同努力,此举也得到了业界的称赞,被视为DAO对大公司掌权的反抗。B1的空头支票已经令社区和关注EOS发展的人们伤透了心,投资者们甚至提出了多起诉讼。最近一次是在四个月前,B1的2750万美元的和解提议被美国地区法院拒绝。

B1试图破釜沉舟?

自从B1被踢出EOS网络以后,这家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麻烦接连不断,在诉讼中屡受挫折。本月初,B1为Bullish交易所进行的90亿美元SPAC交易被终止,后者将使Bullish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上市,并成为美国仅有的两家受监管的大型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另一个是Coinbase。

B1可能已经意识到,只有得到EOS社区的支持,才能帮助恢复其破碎的公众形象。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B1在一年前决定出售和转让“其EOS代币”的剩余部分时,还在试图剥离它对EOS网络所负有的责任。现在,B1想要破釜沉舟一次,重夺EOS控制权,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EOS在摆脱B1的控制之后,在ENF的团结下越来越好。B1也为自己开过的空头支票而自食其果。

近期,多个加密货币交易所接二连三地倒闭了,人们包括监管机构都对加密货币市场非常敏感。B1在四年间开过的空头支票,让B1在EOS网络外,没有人愿意与一家不道德的公司发生来往。

在无处可去的情况下,B1再次诉诸于通过其先前的合伙人寻求回到EOS社区的方法。令人震惊的是,B1的所有三位创始人都联手参与了这项所谓的“修复之举”以帮助B1重夺EOS的治理权。

现在B1的创始人Brendan Blumer(Block.one首席执行官)、Brock Pierce(Helios创始人)和Daniel Larimer(Eden创始人),都将他们的动机对准了试图改善EOS治理,仿佛这是其网络所面临的最大威胁。如果有的话,EOS治理已被证明在执行人民的意愿方面是有效的,那么近期EOS发生的改变就是最有利的证明。

B1对EOS造成的伤害大大影响了EOS的发展进程。因此,ENF正代表EOS社区对B1提起诉讼

EOS网络基金会与Block.one的竞争

多年来,B1一直反对实施工人提案系统 (WPS),这是一个可以促进生态发展的系统,尽管得到了代币持有者和区块链生产者的大力支持,但是这个系统从未启动。B1也反对建立一个由社区领导的EOS基金会来代表EOS相关利益者的意愿。

长期以来,B1已经习惯于在EOS社区发号施令,并且通过ESpx来削弱ENF的影响力,以重获控制权。但现实是ENF是一个得到EOS社区大多数人支持的组织,包括区块生产者们。B1和ENF的这场竞争仍在持续。

这场竞争中,B1是一家私营企业,它必须向股东报告其支出和盈利性投资项目,而ENF是非盈利组织,只对社区负责,对EOS网络的投资也基本上都是为了EOS利益相关者的利益。新成立的ENF也不例外,它将有可能使用社区提供的1亿美元来抵御来自B1的金钱激励。

对于Block.one-Helios代理(Eden Smart Proxy)投票支持的每一个区块生产者,ENV可以投票支持另一组不同的区块生产者。如此一来,这场竞争变成了关于谁能从区块链和EOS代币持有人那里获得最多的选票的比赛。

但从社区对B1、Helios和Eden的反应来看,Brendan Blumer、Brock Pierce和Daniel Larimer不太可能通过获取选票来赢得这场竞争。

这可能是将在EOS网络上进行的一场高水平棋局的开端。赢家是谁,取决于谁更棋高一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EOS Go无关。EOS Go是一个互动社区,欢迎各位作者表达不同的想法和观点。本文所出现的链接均为作者提供,EOS Go并未从中获利,欢迎加入我们的社群,了解更多EOS相关信息。

持续关注EOS GO,为您带来更多EOS生态的精彩资讯。